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臆想 一到十章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情感故事网

第一章前世

依旧那么美,咸咸腥腥的海风柔柔的吹在脸上。美丽的海岸线,让虞紫寒有种错觉,仿佛之前的那些生生死死,血海游离都只是一时的幻觉。她终于自由了!按照组织与她的秘密约定,这次刺杀成功,就给她制造一个假死的骗局,从此世界上再没有那个“silver”的杀手,只有一个平凡的,虞紫寒。5分钟以后,她的生死搭档“cooper”会开着快艇从对面过来,代表组织向她开一枪。当然,只是形式,像他这样的杀手,想要光明正大的全身而退,是根本不可能的,想要自由,也必须要付出跟死亡同等的代价。闭上眼睛,紫寒突然感到一丝心悸。是她太紧张了吧,自由就要来了,见惯了枪林弹的她,也不禁会有些压抑不住的紧张。随着汽艇的马达声越来越近,她看见了那个熟悉的无法再熟悉的身影,还有那依依不舍的眼神。再见了COOPER,再见了!

“砰····”

袭击了她的神经,是真子弹!!!怎么会这样?!紫寒睁大了双眼,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嘴角扬起一抹轻笑,是太傻了,怎么可能有杀手能够活着抽离呢?是自己太天真,只是没想到,最后的自己会死在COOPER手上,生死与共?!原来都是一场。眼皮越来越重,她隐隐约约看见COPPER随着快艇远去,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

第二章穿越了

痛!!!背部的刺痛感让紫寒一激灵的转醒过来。我没死?COOPER没杀我??那么明显的从背后的伤口传来,疼得她呲了下牙。咦,我不是胸口中枪么?“还没死吗?我就说你没那么娇贵嘛!”一个陌生的在边上说到。紫寒艰难地转过头,只见一个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手拿一条长鞭,恶狠狠的看着她。二十岁上下的年纪,深紫色的绫罗勾勒出曼妙的身材,更称得白净的皮肤仿佛弹指即破。古装美女?苦情戏吗??好像不像!凭着杀手的机敏,紫寒迅速的捕捉这周围的信息,这里像是庭院中的一个小凉亭。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噪杂的打杀声,女人的哭叫声。再看看远方,硝烟弥漫了萧杀的天空,那是…战火!!“为什么,为什么!你就可以活?而我却必须为了你死?”那个女子的声音,使紫寒回了神。她转过脸,只见那个美貌的女子一脸的泪痕,眼睛里全是恨。“!”难道我死后穿越了?紫寒不由得汗了一下。这么狗血的事,怎么会发生在她这样一个杀手的身上。而且,还穿到了一个受伤的身体上。( 网:www.sanwen.net )

第三章亡国公主

正当她在惊愕之中还没来得及张口的时候,只见那个女子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火折子,点燃了身后亭子中的丝帘。“哈哈哈哈——,你是公主,金枝玉叶,是凤国的血脉。你不能死,那只能我为你死。不过我也不会让你好活!你现在这么重的伤,怕是跑不了了,等会漆雕的大军杀进来,不会姑息你的。哈哈哈——虞皓轩,我不会让你的计谋得逞,我要你的女儿受尽人间虐待,生不如死!”“!”女子的一席话彻底让紫寒惊愕了。我是公主?那这里是皇宫!亡国的公主?“哈哈哈哈····”凄厉的笑声比惨叫声更加渗人佳木斯癫痫病哪个医院好。紫衣女子此刻已满身火焰,却始终没有停止狂笑。她就这么恨我?子涵心想。这个凉亭就要烧毁了,她必须马上离开。紫寒勉强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等她站起来,看见远处还有几具女子的尸体,看那衣着应该是丫鬟侍女之类。心中灵光一闪,紫寒颤颤巍巍的走,以最快的速度拔下一个侍女的衣服。杀手的质素提醒着她,亡国的公主要想活命,首先要做的,就是改变自己的身份。迅速的脱下自己的外衣,背后的裂开的皮肉,跟破碎的衣襟早已凝结在一起,撕心裂肺的疼。来不及想那么多了,紫寒换好衣衫,摘下自己手上的玉镯戒指,统统戴到那个小侍女的手上,再把她的尸体也推进了熊熊燃烧的凉亭。

第四章如何逃离

有人来了,杀手机敏的反应,让她感到了危险。听见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紫寒立刻捡起死尸边上一把小短刀,跳进了凉亭后方的树丛。

“妈的,就这么死了?”“头儿,这锦妃还真是贞烈啊!”“虞皓轩这个老贼,真是艳福不浅,临死还有这么女人陪着他一起!”一人声四起。紫寒躲在树丛里尽量闭住呼吸,看来这些就是漆雕国的士兵了。估计是想捉了那个什么锦妃去领赏。“前边是风绮殿,应该是凤栖公主的寝宫,走!去把那小妮子捉了,将军必有重赏!”估计是小队头目的一句话,引得这群人又迅速的朝前面不远处的宫殿奔去。

紫寒长嘘了一口气,躲在树丛里,弓着的后背伤口裂开的疼,让她险些要虚脱过去。她看了看自己的这个身体,弱质芊芊,一双小手又细又嫩。再摸摸自己的身体,小腰弱柳扶风,看来真是个养尊处优的公主啊。这完全没有协调力的身体就算不受伤,自己的能力估计都无法发挥出来。现在也想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必须先活下去。毕竟刚刚死过一次,她可不想这么快又去见阎王。紫寒一手紧握着那把小短刀,一手支撑着地面准备慢慢往前方移动。该死,完全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第五章初遇(1)

紫寒深吸了一口气,冷静。这个时候不容许慌张。她四处望了望,有湖水!对了,古人建造庭院最在忌讳的就是死水不吉。那么,沿着这水路走,应该可以找到水的源头,皇宫的水源…。难道是连接的护城河?!有了这个想法,紫寒顺着水流的方向一点一点摸过去。

到处都是搜略的士兵,器皿破碎的声音,婢女妃嫔们的哭喊声,男人的YIN笑声不绝于耳。不知道哪里又起火了,风送来了战火硝烟的气味,还有血腥味,还有…。人肉被烧焦的恶臭。这就是真正的改朝换代么,就连见惯了生死的杀手,也不寒而栗。历史,原来是以样残酷的方式一步一步前进着。

不知道往前爬了多久,紫寒的身体渐渐支持不住了。,疲惫,恐惧,在她的心里一点一点扩散。她感觉自己好像要散架了一样,脑子仿佛已经无法运转,只是机械的握着刀,慢慢向前移动。

“什么人!”紫寒一个激灵,被发现了。还未等她回过神,一抹寒冷已经架在她的脖子上。抬起头,四目相对。是一个身穿银甲的男子啊。黑色的长发干净利落的束在脑后,高高的鼻梁,深深的眼眶,好一个器宇轩昂的汉子。在紫寒毫不畏惧的注视下,倒是这男子似乎愣了一下。就是一瞬间的事,紫寒身体朝下一缩,避开原癫痫病对下一代有什么影响本靠在肩上的钢刀,再一脚想男子的双脚扫去。硬拼自己是没有胜算了,只能利用自己小巧的身形,攻其下盘。

对于这个身体而言,已是极限的动作,却被男子轻松的避过。他轻轻一跳,落在三步之远的地方。“你会武功?你究竟是谁!?”没想到会被个小女子偷袭,男人怒喝到。刚刚那一击,用尽了紫寒所有的气力,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现在绝对不能昏过去!她举起自己手里的短刀,毫不犹豫的朝自己的左臂扎了下去。银甲男子显然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做,惊愕的愣在了那里。“噗通”紫寒一头的扎进了冰冷的池水里。

第六章初遇(2)

风国的誓死抵抗终于随着大将军浦沅的阵亡,被彻底瓦解了。风国皇帝虞皓轩在皇城风都被攻破之后选在皇宫的后山自焚而死。一代帝王死也不愿意成为敌人的阶下囚。势如破竹的漆雕国大军一举冲进了皇宫。为了奖励苦战的忠军,濮将军没有下任何军令,也就是说整座皇宫没有任何的禁制与行为规定。早已杀红了眼的士兵们几乎在一瞬间就将这座百年的浩大皇宫便变成了人间炼狱。

安卓俊皱了皱眉头,看着这些肆意掳掠的军队,女人的哭喊,男人的鲜血,心里一阵反感。成王败寇,强者为王这是不变的真理,濮将军用残忍冷酷的作风将其贯彻到底。作为副帅的他,虽然觉得不太妥帖,但是也没有反对的权利。

在皇宫里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他听见水渠边的树丛里有隐隐约约的声音。“什么人!”随着自己一声断喝,他毫不犹豫的抽出钢刀冲了过去。一个小婢女?!十四五岁的年纪,秀气的五官,在凌乱的乱发下是一张惨白的小脸。血迹斑斑的衣衫,微微发抖的身体,让安卓俊不免把自己持刀的力度放缓了一点。“…。”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在他打量她的同时,也毫不畏惧的注视着他。在这生死一线的瞬间,居然还如此镇定的与他对视,这个小女子!安卓俊不由得愣了一下。就在他一秒犹豫的瞬间,这个女子尽然身形一矮,避开了他的大刀,并毫不犹豫的朝自己的腿上就是一脚!安卓俊本能的向后躲开。居然偷袭他,心中的怒火燃烧起来。怒视这女子,看见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背上的血迹越发明显。她受伤了。她会武功?可是刚刚那招式,根本感觉不到有任何的内力存在。不会武功?又为何会敏捷的偷袭自己?正在安卓俊纳闷之际。只见她突然抬手,用手里的短刀狠狠的扎在自己的左臂上!!她在做什么?难道,是为了不让自己昏倒?惊愕了,安卓俊见过的女子也不算少,不论是大家闺秀的莹莹弱弱还是巾帼女将的英姿飒爽都不足为奇。为什么这个小侍婢却让他有种矛盾的感觉。仿佛她弱不禁风,可那眼神,那动作又感觉如此机敏和训练有素。就在安卓俊惊愕的这一时间,“噗通”她居然!居然!跳进了池水里?

第七章逃走

此时的季节已经是初秋时分。紫寒在跳进池水的瞬间,便被冻的显些昏死过去。不能倒下!她咬咬牙,朝前方潜去。仅仅几分钟的潜泳,对此刻的她来说,仿佛是几个世纪。看看周围似乎很安静,应该是游到宫殿的边缘了吧。她呼了口气,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穿越生涯。难道真是做杀手孽障太深重,连死也不能解脱么。一边想着一边慢慢爬上岸。

就在哈尔滨治疗癫痫那家好她抬眼的一瞬间,紫寒愣住了。她的前方…是一双银色的靴子…。。

“为什么不放过我!”紫寒愤怒的抬起头,又对上那双眼,黑色的眼眸里满是愤怒。“你以为你可以从我手里逃走?”紫寒正想反驳,突然一阵气血涌上心头,“哇”的一声吐出一滩鲜血,她眼前一黑…。。

第八章在劫难逃

又一次幽幽的醒来,紫寒突然觉得一种不情愿的感觉。也许,这样无休止的折磨,她宁愿选择死。旁边是些女子轻轻的哭泣声。她慢慢的爬起身,看了看四周。自己应该是跟宫里被俘虏的女眷关在了一处了。到处都是呜呜咽咽的哭声,到处都是穿着桃红柳绿,却又异常狼狈的女子,足有五六百人,这些女子都被关在了这间大殿里,神色张皇,战战兢兢的。更有的忍不住哭出声来。

正在惶恐不安的当儿,殿门吱呀呀几声被两边打开,涌进无数甲胄鲜明的武士,他们正中簇拥着一个人。墨黑色的战甲,不怒自威的面容,紫寒心道,这应该就是漆雕国的主帅了。再往他身边一望,紫寒不由得怒火上窜,那主帅身边的正是将自己捉住的银甲男子。男子似乎也感觉到了紫寒的目光,转过脸跟她对视。“禀将军!”一个卫士双手抱拳单膝跪地,“风国皇帝虞皓轩已于皇宫后山自焚而亡,皇后苏晴风在其身边自刎。锦妃蓝琪児连同凤栖公主虞紫寒也于风香殿玉福亭内自焚了”。“哼!虞皓轩这老贼,宁死也不愿投降么。还带着女眷以死抗衡?!”墨甲主帅怒道。“禀将军,风国九位皇子及七位公主已经全部射杀于主殿内,无一活口。”紫寒心里一惊,还好自己聪明,才躲过了这一劫。“哈哈哈,好!”墨甲男子大笑道,“虞老贼既不投降,那就别怪我漆雕国无情!传我命令,这里所有的女眷各位将士自己选就是了,无需顾忌。”说完他便志得意满,哈哈大笑着转身离去了。将士们疯狂了!无数的女子被或五大三粗,或刀疤遍布的将领们拉出,抱走,迫不及待地去寻找比较僻静的地方发泄去了……

紫寒因为穿着一身血衣,夹杂在一大群国色天香的女子中间,尚没有如狼似虎的将士来拉她。不过,这也不过就是迟早的事。平时的她倒也不会惧怕这些空有一身蛮力的士兵。可是现在这个身体,严重透支,她只觉得两腿发软,眼前一阵阵发黑。她咬紧了牙关,心中打定了主意,一旦有什么人来拉她,她便跟他拼个鱼死网破。

她正在之际的,突然眼前一花,一个卫士来到她的面前。伸手就去抓紫寒的手,狞笑道:“小贱人,让大爷好好乐乐!”

看来,今日真是在劫难逃了!紫寒狠狠地瞪了那个卫士一眼,握紧了拳头。突然眼前白影一闪,只见那个银甲男子身形如同鬼魅,正落在紫寒和那个卫士当中,一把就把紫寒抱在了怀里。卫士见有人跟自己抢女人,开口就要大声咒骂。抬头一看,却当即变了脸色,颤声道:“安将军,小的没看见将军过来,打扰了将军的雅兴,小的这就走。”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跑走了。

紫寒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的愣了一下,身体突然被人抱起,背后跟肩头的伤口受到连动,疼得钻心。心里骂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她恶狠狠的看了银甲男人一眼,又昏了过去。

第九章幽魂

一丝幽魂,飘江苏南京癫痫病吃什么药渺无依。COOPER轻轻的吹了下手中的袖珍枪。“真是个傻瓜!你以为做了这么多事,老板还会让你活着离开吗?”冷冷的声音,随着快艇飘远。一如这次的任务是个不相干的人。紫寒觉得心里有一种苦在蔓延,看着自己躺在海滩上的自己,双眼睁得大大,真是当局者迷呀。自由的意思,原来就是至死方休…。。

去到哪里呢?难道又回到那个纤弱的身体?难道还要屈辱的活下去?活下去的理由还存在么?自由…。自己曾今最想要的自由,是否可以在这个身体上实现呢?

第十章我叫小玉儿

带着万分的迷惑,紫寒不知不觉睁开了双眼,“姑娘,你醒啦!”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清秀的小脸。抬起头,紫寒看了看房间环境,普通的家宅大院房间,门窗紧闭。“这里是…。啊,痛!…”紫寒刚想爬起来,却又忍不住疼的叫出了声。“姑娘别急,你的伤才开始愈合,不可以乱动!”面容清秀的女子,身着一件青绿色的小褂,内饰一条朴素的鹅黄色的长裙。看来因该是个丫鬟。“这里是将军在风国的临时大宅,是我们家将军带你回来的。”自家将军居然带了个女子回来,真是破天荒第一次呀。还嘱咐她们好生照顾,下人们自然对这个陌生的女子自然多了几分重视。殷勤的帮紫寒躺好,女子开始叽叽喳喳的自我介绍起来“我叫柳儿,是安将军负责照顾姑娘的。你有什么需要就尽管吩咐。”“柳儿…。”紫寒无力的重复到。看来,自己是被那个银甲男子带回了家。为什么他要这样做呢,自己是亡国的宫俾,他完全可以凌辱一番,或者直接杀了丢在路边。何必要带自己回来。把不明来历的敌人留在身边,绝对不是明智之举。“柳儿,你家将军叫什么名字?现在是什么年号呀?”“呃?姑娘你连这都不知道?姑娘你是不是受伤烧坏了脑子啊?”紫寒嘴角无力的抽了抽,“叫我虞…。玉儿吧,我叫小玉儿。”紫寒警惕的给自己弄了个假名,宫俾怎么可能跟风国皇族一个姓呢,自己差点就露出破绽了。柳儿拿来一块湿帕在子涵脸上轻轻的擦着“玉儿姑娘,现在是轩璟二十三年,这里是漆雕国安副帅安卓俊将军的临时府邸。姑娘是两天前,我家将军从风国皇宫那边带回来的。你当时全身是血,是我家将军吩咐军医给你包扎的。玉儿姑娘是皇宫里的人吗?你别害怕,我家将军可是大好人呢,他从来不薄待我们这些下人,他既然吩咐奴婢好好照顾你,更加不会伤害你了。”小柳儿见紫寒问东问西,又神情,以为她实在害怕自己的处境。

正在说话之际,大门“吱呀”一声打开来,小柳儿回头一看,连忙行礼道:“将军,玉儿姑娘醒了。”“玉儿?”一个醇厚清亮的男人声音传来。紫寒睁开微闭的双眼,正是自己在宫里遇见的那个男子。“安将军…。小玉儿伤重无法行礼,只能这样谢过将军不杀之恩。”对这个男人,紫寒没有一点好感。要不是他发现自己,说不定自己说不定早已逃出生天了。可是人在屋檐下啊,保持弱势是最好的办法。紫寒假装谦卑的垂下眸子,冷静的隐藏着自己的锋芒。“你叫小玉儿?…。”安将军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紫寒知道他是在看着自己。短暂的沉默之后,“你先养伤吧,好起来,本将军还有话要问你。”男人冷冰冰的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了房间。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