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这个女孩有点酷-

时间:2021-04-05来源:情感故事网

  经常,幸或不幸总是在你毫无准备的时候,突然闯到你的面前。
  
  那时,我在一个书店购书,不经意间,一位女孩走过我的面前,就像一股超强力的磁场把我的视线吸住了。“惊艳!”我感到两腮发热,心跳随之加速。
  
  她可能也感觉到了什么,猛一抬头,然后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看到阴谋被揭穿了,我索性露出一脸天真的“坏笑”。“你很漂亮!”我说。
  
  “关键是,我很漂亮跟你有什么关系?”她可能想用那种美女所特有的高傲把我吓退。
  
  为了显示我足以与她抗衡,我继续保持微笑:“可惜,漂亮得太野。”
  
  或许是我对一个陌生女孩自以为是地评头论足令她恼火,又或是我的大胆像个不可救药的拈花惹草之徒。总之,她二话没说转身就走。
  
  就在我怅然若失的时候,忽然,我看到书架上有一袋书,显然那正是她刚挑好了的。
  
  我不再停留,迅速地结了账后冲出门去,幸好她还在不远处,于是,我迫不及待地追上前去。
  
  她气哼哼地停住脚步打量着我。我抢在她开口之前:“你的书忘拿了。滁州癫痫病医院哪几家
  
  一阵沉默之后,“多少钱?”她似乎有些歉然,语气也软了下来。
  
  心血来潮,我决定也给她留下点记忆:“多少钱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一句话也不多说,甩甩头发就走。酷!我心中暗暗得意:可能我是她遇见的最有性格的人了。就在这时,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追了上来,往我手里塞了两张大钞后扬长而去。看着她的背影,我不禁呆住了。
  
  不过,事情并未就此结束,因为我在她的那堆书里夹了张我的电话号码。
  
  此后,我就每天都在踌躇满志,忐忑不安地等待。终于有一天电话铃响了,就这样,我们有了第二次见面。但是,进程并不像想像的那样。那次,我们结伴去郊游,她问:“为什么会想来郊游?”
  
  “反正没什么事,有美女可看总比看动物园里的猴子强吧。”她上来就是一拳。我们的关系就这样确立了,动手动脚,但不是撒娇发嗲而完全是哥们儿式的。
  
  夏天的时候我们都毕业了。她到了一个广告公司,而我进了一家颇负盛名的大型企业,我们住在城市两端,每天用电脑联系,周末也常跟一大帮朋友们吆五喝六地去蹦迪或Party。其实有时我特癫痫小发作与大发作想只和她两人静静地说说知心话,比如去喝喝茶什么的。但每次我一提议她就大声反对,说什么那种地方无聊,不适合她。若是我多说两句,她马上就是一个扫堂腿。
  
  不想,和她亲近的机会竟来得这么快。第二年,我居然荣升为经理,并分了房子。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给她打电话,说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低价提供一个客间给她住,因为她现在租的房子在城乡结合部,每天上班得穿越半个城市。
  
  “呵!你小子可是小人得志啊,我当然不介意啊,中午我就去你那儿拿钥匙。”电话那头她乐得“呱呱”叫好。
  
  我打开门的时候,大吃一惊:她怎么来得如此神速!
  
  只见客厅里挤满了什么桌儿、椅儿、花儿、草儿以及一大堆没用又舍不得扔的“鸡肋”。我大声“哭”道:“我这是把收破烂的请进门了。”
  
  她对我的痛苦视而不见,很满足地绕过小的物什把其它的两个房间视察了一下,最后下结论似地说:“以后我就住这间房子。”
  
  她的不容商量使我几乎晕倒。我用极谦卑的声音说:“小姐,这可是我的卧室,你没有看到‘乔丹’都已经在我的床头落户了?”

陕西知名的癫痫专科医院


  
  “马上换成王菲!”她斩钉截铁地说。
  
  第二天,我在她的胁迫下找了半个小时的“王菲”,又花了两个小时给她布置房间,再用三个小时整理好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最后我竟发现我的心已乱成一团麻了。
  
  一过就是半年,我们也没能爆出什么火花,她仍然是一如既往的高傲,我也就不敢再有什么幻想了。
  
  为了能让自己有个新的开始,最近,我答应公司里的一位女孩约会,今天已是第三天了,虽然没有那种冲动,但心里舒坦了许多。突然收到“家里”的传呼。我不敢回,可过了十几分钟,传呼机又惊天动地响了起来,上文:“我出事了,若不回电话,让你后悔终生!”
  
  我心急火燎地回电话:“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几点了,怎么还不回来”?
  
  “和朋友聊天。”我战战兢兢地说。
  
  “你在哪里?”
  
  “我在出租车上,正回家。”
  
  “我是问你刚才在哪里!”电话那头似乎很生气。
  
  “刚才……在茶馆。”
 哪些方法治疗癫痫病 
  “啪!”电话被挂断了。
  
  十几分钟后,我气喘吁吁地冲进家里,只见她一本正经地坐在沙发上,看也不看我一眼。我乐了:“不是好好的嘛,鬼丫头,我怎么老是乐此不疲地上你的当。”
  
  她置若罔闻,劈头就问:“你和谁去茶馆了?”
  
  我呆住了。难道……我正不知该怎么说,这时电话骤然响了。
  
  “谁?”她抢先接了电话。
  
  “……”
  
  她似乎被什么触怒了,像炒豆子一样乱叫起来:“我住在他家你说我是什么人!我知道他衬衫是41码,他的皮鞋是42码,他的生日是十月初八,他最爱吃四川腊肉。你说我是他什么人?他不过请你喝了几次茶,你就问我是什么人!”
  
  看着她“哇哇”一通后,我明白了,我全明白了。
  
  就在她垂头丧气地挂了电话的时候,我一把抱住了他,笑着对她说:“明天就是十月初八,我请你去喝茶!”
  
  她先是一愣,然后温柔地把脸揣到我的怀里,哭了……

------分隔线----------------------------